佛山女醫生被艾滋針誤扎 懷孕8個月打胎
欄目:行業動態 發布時間:2017-10-16
分享到:

佛山女醫生被艾滋針誤扎 懷孕8個月打胎
     近日,新快報記者走訪廣東省南豐強制隔離戒毒所艾滋病專管區醫院,探訪這份特殊的工作。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身懷六甲還在一線護理感染艾滋的癮君子、采血中卻遭遇針頭反刺、女兒摔倒流血父親卻不敢上前護理……在“6.26”國際禁毒日到來的前夕,記者來到位于佛山市三水區的廣東省南豐強制隔離戒毒所艾滋病專管區醫院,接觸專職護理艾滋病戒毒人員的護士們,一探這份鮮為人知的“特殊工作”。(醫務室門外,拿著采血管等候抽血的戒毒人員。)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給艾滋病病人用針時,被針頭反彈扎到,吃了大量的HIV抗病毒藥,懷孕8個月大的孩子要打掉?!爆F年34歲的女警楊奕青向記者說起這個同行的遭遇時,自己也正懷孕8個多月, 預產期是7月18日,但她仍挺著大肚子在一線工作。說起他們,戒毒人員無人不夸,“對我們就像家人一樣好”。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據了解,廣東省南豐強制隔離戒毒所艾滋病專管區成立至今,累計收治艾滋病戒毒人員4800多人;高峰期時,年收治艾滋病戒毒人員800多人。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現年34歲的楊奕青來自廣東省韶關市乳源瑤族自治縣,2003年畢業于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軍醫大學(現更名為“南方醫科大學”)護理系,畢業后在校醫院的消化科當護士。2004年通過公務員考試,2005年3月21日進入廣東省南豐強制隔離戒毒所工作,現為艾滋病專管區醫院的護士長。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16人的護士隊伍中,年齡最大的45歲,最小的29歲,平均年齡43歲。楊奕青算是年輕的,因曾在部隊醫院當過護士,業務精湛,2006年初被醫院選為護士長?!爱斈甑淖o士長只是個稱號,沒有待遇,只有責任?!卑滩9軈^醫院副院長李子良說,當時沒人愿意當護士長,楊奕青毫無怨言服從了安排。如今,楊奕青的第二胎7月18日就是預產期了,可她卻仍然堅持在一線工作。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艾滋病戒毒人員經常會發生CD4降到0、1、2、3等很低的數值,病人很容易感染各種病菌,傳染性極強,治療過程中風險很大,醫生和護士要24小時一級護理,這種情況即使送到廣州第八人民醫院也要放到ICU病房?!崩钭恿己苁菗?。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工作中不許艾滋病戒毒人員從身后走過,同樣不許專管警察出現在身后?!睏钷惹嗾f,根據統計,國內誤傷所導致的職業暴露幾率很大,在對艾滋病戒毒人員進行護理,尤其是抽血、輸液、處理創傷等操作過程中,如果被身后的人不小心碰到,就很容易發生職業暴露,十分危險。醫院里的職業暴露急救箱是唯一不上鎖的柜子,就是為了隨時應對危險的發生。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去年秋天,楊奕青在給一名艾滋病戒毒人員抽血時,由于采血管內的負壓不正常,針頭被管內壓力反彈了出來,鮮血濺到了白大褂上,并滲到里面的穿的長袖衣,白大褂是工作用的,可以浸泡消毒粉后繼續使用,長袖衣則直接燒了,“不想將帶血的衣服拿回家洗”。楊奕青說,她一直沒敢買好的衣服穿,怕沾了HIV的血液后丟了可惜。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楊奕青說,對專管區的工作人員來說,職業危險和家庭責任就像兩座無形的大山。楊奕青說,一名專管區的警察看到女兒摔傷流血了,心疼得不得了,但也不敢上前去處理,一直等妻子來處理。事后,該警察嘆息地說,專管艾滋病戒毒多年,磕磕碰碰經常發生,處理艾滋病戒毒人員摩擦甚至流血沖突,沒有害怕,但面對寶貝女兒,卻變得謹小慎微,生怕因為自己感染了孩子。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護理工作中,安全第一,每個護士必須做好自我防范和規范操作?!睏钷惹嗾f,為了安全,護理時她曾試過戴兩層膠手套,后因給艾滋病戒毒人員把脈感覺下降而去掉一層,改為加多一層薄膜手套??瓷先ハ耠p保險,其實危險發生時卻并不保險。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今年5月,護士隊伍中年齡最小的易小紅在給艾滋病戒毒人員抽血時,就發生了險情?!白约后@呆了,傻愣了2秒,大熱天的,冷汗卻冒出來?!币仔〖t說,她給一名艾滋病戒毒人員抽血時,該人員手拿的止血棉簽掉落地上,本應等護士再給新的棉簽,誰知還未等易小紅做出反應,艾滋病戒毒人員已彎下腰去撿棉簽,身體姿勢的變動導致抽血軟管拉伸緊繃,針頭突然彈出,反彈到易小紅的手上,導致手上、衣服上、桌面上和地面上都是鮮血。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可能被扎到了?!睏钷惹嗾f,當時易小紅只說了這句話。得知險情發生,大家都很緊張,停下手中活圍著易小紅進行檢查,查看有無傷口,拿沾血的膠手套到水龍頭灌水,看手套有無被扎穿,直到手套膨脹成球形仍未出現滴漏,大家才松了口氣。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這輩子不可能要孩子了?!笨粗χ蠖亲拥臈钷惹?艾滋病戒毒人員宇璀(化名)感慨地說。他現年41歲,來自廣東省茂名市電白區,由1998年第一次因吸毒被抓開始,先后進入公安和司法行政的戒毒場所6次,屬于多進宮的癮君子。2003年4月,因與粉友一起共用針筒而感染艾滋病;粉友于2008年死于艾滋病和吸毒并發癥。宇璀2014年12月進入艾滋病專管區戒毒。目前,他已持續服用HIV抗病毒藥物一年多,自我感覺狀態很好,下個月就到期離開專管區。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感覺父母對我都沒那么好,就像自己家人一樣?!庇铊f,專管區的醫生和護士對艾滋病戒毒人員的醫治和護理很到位,沒有歧視的眼光,不像外面的一些醫院,得知你是艾滋病,有的醫務人員躲得遠遠的,有的就直接趕走。(夜晚,臨近20時27分,一名艾滋病戒毒人員突然感覺胸悶,喘不過氣,趕緊向醫生和護士求助,醫生給他做心電圖,楊奕青給他量血壓。)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宇璀說,懷孕的護士長總是微笑地面對大家,她怕我們忘記吃藥,一到時間點,她就會來提醒。
(來自:新快報、南方網)
   “懷孕的護士長真不容易,所以她每次給我打針,我都會說謝謝,她總會說不用客氣?!卑滩〗涠救藛T盛智(化名)說起,冬天天冷時,有的戒毒人員找不到血管下針,她會端盆暖水來給病人泡手,“總是笑瞇瞇的,人很好”。
(新聞來源:新快報、南方網)
      由此可見,目前對于一線醫護人員,由于不安全注射器,將醫護人員暴露于極度危險的環境中。世界衛生組織艾滋病毒/艾滋病司司長 Gottfried Hirnschall博士說:使用設有安全裝置的注射器對于世界各地防止人們感染艾滋病毒和肝炎以及其他疾病極為重要。這應該是各國迫切需要解決的一個問題。
      對此,作為一家專注于安全醫療器械產品研發的領先企業,海鷗醫療已于2002年,將自己共享于解決醫療機構藥物注射領域的感染問題,自主研發了安全回拉注射器,自動回縮安全注射器,等產品。產品優勢在于注射完成后達到強制破壞,安全回收的功能,從技術上徹底杜絕重復使用和針刺傷帶來的病毒感染的安全隱患。是注射器行業的一大技術創新,一次重大的突破。

双色球药蓝分布图旧版 pc蛋蛋破解版 安徽快三开奖数据 大乐透6元机选中奖故事 哪个彩票平台有青海快三 赌幸运飞艇有人赢钱吗 今日股票推荐黑马 辽宁省快乐12图基本走势图 分分彩选独胆的方法 基金配资平台 中国所有的p2p理财平台排名